脱发已是全球男性共同关注焦点

  商报讯(见习记者包塔娜通讯员颖)最近,一条“葡萄牙球星C罗入股植发诊所”的新闻引起了球迷乃至普罗大众的热议。据C罗表示,“脱发在欧洲乃至世界各地都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,我们希望帮助人们提升,不要羞于来植发。”

  事实上,脱发早已成为全球男性最为关注的健康焦点之一,欧洲则是“重灾区”。而在中国,

  据《中国脱发人群调查》数据显示,我国脱发人群约2亿,九成不治不会好转。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学美容科主任、植发专家张菊芳教授感慨,近年来的脱发人群越来越年轻,门诊中不乏“95后”。

  《中国脱发人群调查》还显示,目前中国男性脱发人数约,其中,20岁—40岁男士是脱发主力军,30岁左右发展最快,比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提前了20年。

  实际上,近两年来找张菊芳询问植发的人越来越年轻了,如果说前四五年主力军还是30岁以上男性,这两年30岁以下人群脱发的趋势明显。而“90后”这个群体中,更有不少还在读书的学生已然开始面临脱发问题。

  “前段时间我接诊了一个大学男生,1997年出生,目前还在中央戏剧学院念书。他主动跟父母提出要看毛发门诊,父母还挺惊讶。”张菊芳说,当时患者进诊室时脸色不大好,一问就回答揪心自己的发量问题已经好多天了。

  原来男生父亲就有明显的M型脱发(额角后退导致的脱发),他自己在上了高中以后发现发际线往上“跑”得飞快。等到了大学以后,发际线越来越明显地呈现M型,洗头时头发也是一抓一把地掉。他渴望自己未来也能站上光鲜亮丽的舞台,因此找了个周末就回杭,要父母陪着来问问医生,有什么办法可以挡住发际线的退后速度。

  张菊芳接诊后安排他做了一系列检查,最终确诊为雄性激素性脱发。不过这么早出现脱发,与学习压力大及遗传也有一定关系。考虑再三后,小张选择了药物干预治疗方式,先服用药物一段时间,如果脱发没有改善,再来考虑手术植发。

  张菊芳介绍,前来咨询植发的男性多患有男性雄激素性脱发。是由于雄激素里面的5-a还原酶活性增高,导致睾酮为二氢睾酮,引起毛囊萎缩,导致脱发。

  “都说年轻人‘未老先秃’,除了遗传因素,还与生活、生活方式和因素有关。熬夜加班、压力大、睡眠质量差,以及抽烟酗酒,饮食过分油腻、甜腻等原因,都会引起脱发。”张菊芳说,因为工作压力大脱发的患者也不在少数,很多IT行业男士就有这个困扰。

  她给出两个评判:第一,洗头发的时候,观察是否经常大把大把掉头发;第二,理发时观察头发是否变得更软、更薄、更细。

  如果出现脱发现象,也不要担心。治疗脱发还需“对症下药”。针对男性雄激素性脱发,早期可以进行药物治理(外服加口服),后期效果不明显则可以进行植发;针对其他病脱发,根据其不同的诱因,进行不同调整,例如熬夜脱发患者需调整作息,改善生活作息等。

相关阅读